2021年5月6日

网游中的男扮女装,“人妖”也是一种游戏体验

在互联网发展的初期,互联网产品应用最多的就是聊天室,现在这种产品已经接近消亡了。不过还有另外一个备受大家喜爱的软件流传至今,那就是QQ,之前是叫做oicq的即时聊天的软件。

我记得那是我的QQ好友基本上都是各个大学的女生,因为听说过很多网友见面,然后奔现的故事,所以一直期待有一天这样的故事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,可惜一直到大学毕业,这个愿望也没有实现。

记得有一次和一个女生聊天,她说要下课了,要回男院,我心中一惊,赶忙问到,你是男的?对方好像有些生气,回道,是南院,刚才打错字,真是–假作真时真亦假。我一听就懵了,我去,好有学问!这时我惊奇于我们汉语的博大,似乎真假都被她解释过了,让你觉得很有道理,又觉得羞愧,却又分辨不出真假。

网游中的男扮女装,“人妖”也是一种游戏体验

但那时的互联网大家都期待在其中扮演一个不一样的自己,本是细腻如丝的,偏要扮个五大三粗的;本是性格爽朗的,偏要扮个深沉忧郁的;本是败类,偏要扮个斯文。

还有就是像我们一样的,本来就是男儿身,偏要在游戏中玩个女角色,就是俗称“人妖”!

之前怂和大卫玩了一个卡通类型的网游,是头大身子小的那种人物造型。那种人物所有性别的特征都显示在了脸上,不对,应该说所有的性别特征都显示在了发型上面,后来那款游戏没有熬过测试期就挂掉了。他们两个在里面都玩的男性角色,其实应该说是男孩角色,他们都觉得很不爽。按照大卫的话就是:提不起欲望,感觉像犯罪。

当时有款新游戏要测试,听说那款游戏是欧洲中世纪背景,龙与地下城风格,写实派画风,我们三个立即在论坛上抢了三个账号。到了新建角色的界面,我们三个都停住了。

网游中的男扮女装,“人妖”也是一种游戏体验

怂说,这个女号还挺好看的。

大卫说,胸大腿长。

我说,要不我们就玩女号吧?

怂说,玩女号,“玩”女号,你还挺能玩,小心电脑短路。

我没明白什么意思,大卫就在一旁淫荡的笑了。

我知道,年少时的痛苦与欢愉,绝大多数都来自于青春期无法排遣的性苦闷。而这两个家伙在分明在额头上写着苦大仇深。

三个女角色进入了游戏,大卫起名叫“嘟嘟”,我起名叫“啾啾”,怂起名叫“泡泡”,我们一边打怪一边笑,说自己起的名字好恶心,然后我和大卫看向了怂的角色,这个家伙的名字为什么不在队形中!

我们质问怂,他说,之前看到一个女孩玩游戏起名叫肥皂泡泡,感觉很可爱。

我说,人家女孩起名叫泡泡可以,你也取名叫泡泡,难道是鼻涕泡泡?

大卫说,也很可爱。

怂泪流满面。

这个游戏物价很贵,打怪半天赚的钱不够买药,但是有个系统还是比较好玩,如果你生命垂危了,有一个一键搭帐篷的功能,就是原本的游戏角色的位置上出现一个帐篷,寓意着角色在其中休息。怪物看见帐篷也不会主动攻击。游戏初期,游戏中货币还没有通胀,我们三个都不舍得吃药,所以只要有空就在野外搭个帐篷。于是,野外美女三连帐篷便成为新手区的一道风景线。每个帐篷上面有个飘带,上面写着角色的名字,我们三个的帐篷一扎下,就像挂上了“客官来玩啊”的招牌一样,没过一会,我们四周就全部是帐篷。

大卫对怂说,生意兴隆。

我对怂说,生意兴隆。

怂说,兴隆个毛,弄的老子都羞涩了。

网游中的男扮女装,“人妖”也是一种游戏体验

之后的日子,伴随着不断的骚扰,我们的等级越来越高,逐渐的我们成为了游戏中的高手。我们的打怪地点也逐渐的向高等级的地方挺进。骚扰的事情却越来越少了,我们一起分析过原因,的出的结论基本上都是男人的面子问题:男玩家在游戏里面喜欢的女角色都是那种笨笨的,能够激起他们保护欲的萌妹子,而我们这种本身就是游戏精英的男扮女装玩家,无论如何都不会收到典型雄性动物的青睐的,不过这也正合了我们的心意。

但是凡事有例外,有一个怂的追随者,也是一个游戏高手,他的名字叫小白。

小白这个名字实在有些low,游戏中的男角色起名字一般都是威武霸气的,要不就是优雅深沉的,要不就是装个谁也看不懂的蜜蜂(bee)。而小白这个名字,也太小白了吧,但是据他解释:当时在起名字的时候,本来想叫小白公子,结果输入法没调整好,输入了小白以后,还没来的及写公子,就一个回车键定了乾坤。

名字虽然起的low但是不妨碍这个家伙是个游戏的高手,打怪升级一点都不慢,而且还很有时间,每次我们上线都能遇到他,而且每次上线他都屁颠屁颠的找到我们和我们组队,有个高手和我们一起我们也不拒绝。这个游戏的组队设定是只要在同一个地图中,组队打怪就会均分经验,而且比一个人的经验要高一些。小白经常说,你们三个就扎帐篷就行,我来打怪。

我们怎么可能中了他的奸计,老子们玩女号,主要是欣赏自己的。

游戏中小白也透漏了自己的野心,他说等游戏正式运营了,他要尽快冲等级,然后建立一个公会,到时候泡泡就是二当家的。

大卫说,老板娘都定好了!

怂说,谁是老板娘?要做也是老子做老板。

小白说,嗯,那我做老板娘。

怂泪流满面。

网游中的男扮女装,“人妖”也是一种游戏体验

至此,他们的关系就算确定了,尽管怂一直都在否认自己是个女的,但小白就像认准了一样,坚决不松口,他甚至表示,就算泡泡是个人妖,他也不放弃!我和大卫都劝怂,认了吧。怂说他打死也不从,听的我们菊花一紧。

一天,我们在城中补给完成,准备出门练级时,我收到了一条私信,上面写着:姐姐,能带我练级吗?我听着一阵恶寒,管老子叫姐姐,你也是够了。我问,你在哪?他说,就在你旁边,我盯着屏幕仔细观察,发现在我和npc中间,站着一个和我一样的女性角色,游戏id“月迷”,她衣着俭朴,武器低劣,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刚刚进入游戏的菜鸡。但是我能够判断出她80%是个妹子。

网游中的男扮女装,“人妖”也是一种游戏体验

因为第一:如果我们这种男扮女装的人和别人打招呼第一句话一定是:你好。而一个妹子和别人打招呼的第一句话大部分都是:哥哥或者姐姐。

第二:如果是我们这种高手玩家,只为欣赏自己而玩女号的,不会求人带着练级。

第三:如果是那种存心到游戏里玩女号,扮女玩家的人,一般不会求助一个女号去带她,因为去向一个男号求助,成功几率更大!

分析到这里,请叫我福尔摩斯!

我一瞬间想到,如果带上这个妹子,或许就春天到了。我邀请她进了组队,然后义正严辞的告诉她,叫哥哥!小姑娘“啊?”了一声,感觉很惊讶,我都能想象她坐在电脑前,两只小手一只捂着胸口,一只捂着小嘴,睁大了双眼的样子。

显然这个叫月迷的小姑娘不愿意接受,她说,姐姐喜欢这个调调。我泪流满面。

到了练级地点,我组上了怂和大卫,他们看到一个女号在队伍中就在我旁边问到,什么情况,同行?我跟他们解释说,八成是个萌妹子,然后我给他们分析了原因,这两个货立刻开启了禽兽模式。

大卫说,小妹妹多大了?

怂问,婚否?

大卫转过头来就骂怂说,你都是被猪拱过的烂白菜了,别跟我抢萌妹子。

怂回道,你才被拱了,老子今世只能去拱别人,谁敢拱我!

正说着,小白加入了队伍。月迷看到小白的名字后,先是打了一串问号,接着在组队频道中说,小白,好可爱,来小白,棉花糖,小白,摸小jj。我们三个看了以后一阵巨汗,这个妹子太彪悍了吧。

网游中的男扮女装,“人妖”也是一种游戏体验

小白看到怂在队伍里面,直接回怼道,摸,摸你个锤子,老子就算摸,也只摸给泡泡看。

我们三个再次巨汗,小白也太彪悍了吧!

大卫对怂说,认了吧,你这个烂白菜。

怂泪流满面。

游戏中加入了一个萌妹子,练级起来动力更加充足,虽然这个拖油瓶拉低了我们经验的获取,但是凭着一腔雄性激素,我们硬生生的将练级的效率提高了。期间,怂被小白拽着脖子拖走了,我和大卫开始对月迷进行了无微不至的关怀,按照大卫的话说就是,哎,可惜,差一点就问出她的生理期了。

我们五个人的作息很自然的调整成了一致,五个人也组成一个固定的队伍,渐渐的我们都达到了转职的等级,而这个游戏的转职成了我们面前的一道门槛。

转职需要进入一个更高级的地图,去击杀一个牛头人身造型的怪物,击杀怪物以后会掉落一种转职专用的道具,叫做“米诺斯之眼”,获得这个眼睛就可以去npc那里转职。而怎么才能击杀那种怪物呢?需要转职之后的玩家才能够击杀。。。。我们三个摔了键盘就要去找游戏公司理论。这是什么狗屁设定。

后来小白挺身而出,说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够让你们几个女人去,他先去侦查一下。

不一会小白跑出了那个地图,一脸兴奋的说,他找到了能够打出道具的方法,原来在那个地图中间有一座山,在山边有个小豁口,三个人的帐篷正好能够封锁住这个豁口,豁口里面可以站两个人,小白的计划是先有两个人扎好帐篷,小白去引一只怪,然后快速跑进豁口,再由另外一个人扎帐篷封锁住怪物的路线,里面的人用弓箭击杀怪物。我们几个一听好主意,怂直夸小白是天才,让小白有种立刻献身的冲动。

网游中的男扮女装,“人妖”也是一种游戏体验

计划是成功的,实施起来也是困难的,这种怪物血巨厚,我们用弓箭射十几分钟才能杀死一只,而且还不是必掉眼睛,但是第一只眼睛掉出的时候,我们都惊呆了,我们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!正当我们沉浸在狂喜之中的时候,一只“清道夫”出现了,它慢慢的爬向了那只眼睛。

我们四个齐声大喊,赶紧去捡。离着眼睛最近的月迷大喊,啊~清道夫!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眼睛被清道夫吃掉。

名词解释:清道夫,一种游戏中的npc,当掉落道具以后就会出现,如果玩家不及时捡起道具,就会被清道夫吃掉,清道夫被攻击扣1点血,血量没有实测过。

萌妹子显然是被吓坏了,她站在那里不知所措,我们安慰她说没关系,再打就好。月迷却说,让我们等一下,她去清理一下包裹,然后她就从包裹里面掏出了没用的石头,应该卖个mpc的道具,各种可爱却没有任何用处的摆设。在她方圆10米之内都是她丢出的道具。一群清道夫跑出来一个一个的吃掉那些道具。

大卫对萌妹子说,如果不是认识你,差点就拿你当作清道夫了。

怂对萌妹子说,你这就是个垃圾站。

小白对怂说,你要是个垃圾站,我也愿意收。

怂对小白说,滚!

小白说,嗯!然后一脸满足。

我和大卫对怂说,最后你还是认了。

网游中的男扮女装,“人妖”也是一种游戏体验

怂泪流满面。

大卫扭头对我说,这个妹子应该是个真妹子。

我说,嗯!然后一脸满足。

后来,小白主动承担起了捡眼睛的任务。整个队伍里小白是最忙的一个,他要去引怪,要用弓箭射怪,要去捡眼睛。就这样忙碌了一个晚上,我们终于将五个人转职用的道具全部搞定,然后又多打出来了一只,是萌妹子要求的。

我们一起回了城,准备去进行转职任务,这是萌妹子叫住了我们,她带着我们来到了城里人最多的地方,说她要报复一下清道夫,然后她在公屏说打字说,这里有一只眼睛,大家快来抢啊。还没等广场上的人反应过来,她就将“米诺斯之眼”扔到了地上,然后一只清道夫就爬了出来,一步一步爬向眼睛,在众目睽睽之下吃掉了珍贵的“米诺斯之眼”。

广场上的人一下子就沸腾了,他们红着眼睛,拿出武器去和这个清道夫拼命,广场瞬间变的混乱无比。

我们三个加上小白在旁边看的冷汗直流,这就是得罪萌妹子的下场!npc也不放过!

大卫说,我们没有得罪她的地方吧。

我说,应该没有。怂说,应该没有。

小白扭捏的说,要不下次她要求我摸小jj,我就给她摸一个?

我们集体对小白开启了鄙视模式!

网游中的男扮女装,“人妖”也是一种游戏体验

有了眼睛转职就轻松无比,小白转职成了一名骑士,骑士血厚防高,他要保护他的压寨夫人。怂转职成了一战士,因为前面有个替他肉盾挨揍。大卫转职成了一名魔法师,他说这样比较神秘,容易吸引萌妹子。

然后小白说我们需要一个圣职者来加血,让我和萌妹子选一个去转。妹子说她要转职成为盗贼,然后变成一个暗杀者,我听了以后心里一阵冰冷,然后乖乖的转职成了一名圣职者。

转职后没多久,测试服务器就停了,官方通知两个月以后开始正式运营,我们和小白还有萌妹子互相加了QQ,越好了等正式运营了再一起玩。

后来游戏正式运营了,开启了收费模式,我们三个已经对这个游戏没有了兴趣。两个月的时间,足够我们去找一款新的游戏,然后忘却这个游戏了。

小白和萌妹子在那段时间也和我们一起转战了几个新游戏,后来渐渐的也失去了联系。

在之后的游戏中,我们也玩过女号,也玩过男号,但是我们从来不会觉得有什么差异,而差异基本上都来自于别人的目光。别人如何看待自己,和自己如何看待自己总是有着各种的差异。

游戏中也一样,我们通过角色和名字去揣测游戏中的一个人,去形象化,具象化,是我们看向别人的目光。我们看小白的痴,看萌妹子的呆,以及他们看待我们感受,集合起来就是快乐游戏的一部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